顶点小说 > 类人来袭之君不离萧 > 第五十三章 道歉

第五十三章 道歉


  萧墨来到江落别墅的时候,发现离珺家门都没关,他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副诡异的画面。他的士兵徐浪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军人姿态展现无疑。茶几上躺着一只松鼠,小松鼠是仰躺着的,一只小爪子正在小脑袋下面,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翘起二郎腿,小嘴巴细细地嘟囔着什么,那睡姿别提有多销魂了。而徐浪黑亮的眼睛正一瞬一瞬地盯着睡觉的小松鼠。
  一个士兵端坐军姿盯着一只小松鼠,那画面要多怪异就多怪异了。
  萧墨一进门,徐浪就知道了,赶紧打着军中手势向萧墨求救,他是没办法了,进门没见到主人,宠物又睡得这么香甜,都不好意思叫醒它,要不是他刚才把牛仔放茶几上了,估计团长就会见到自己抱松鼠的蠢样,画面太美好不忍直视。
  萧墨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他正不高兴牛仔一直作死,经常抢走原本属于他的离珺的关注。萧墨蹑手蹑脚地靠近茶几,对着牛仔的耳朵就是一吼,“嘿,着火啦”。
  牛仔正梦见自己准备吃鸡腿,结果听到有人说着火了,一个惊吓,连滚带爬地进来,“哪呢,哪呢,哪里着火了”,脚下又是一个趔趄,咕噜咕噜地又滚了。
  一旁的徐浪眼睛盯着天花板,一直用余光看着萧墨,结果就看到萧墨很幼稚地吓牛仔,把牛仔给吓得在地上滚了一圈。他心里恶寒了一下,这还是那个沉稳、风度翩翩的团长吗?他表示他不认识这个幼稚的团长。
  “哈哈”,萧墨看着牛仔的囧样,唇角夸张地翘起,剑眉上挑,眼里流光闪动,哈哈大笑。
  牛仔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从茶几上跑到了沙发底下,才发应过来自己滚了一圈。
  沙发底下冒出一个小脑袋,小脑袋四处张望,见一切正常,连点火苗子都没有,正纳闷呢,就听得萧墨的哈哈大笑声。牛仔怒了,心里腹诽,“小兔崽子,想跟我抢主人就不说了,居然还到梦里欺负我,也太记仇了吧,这个梦一点都不好”。牛仔哼哼唧唧两下,发泄了一下自己的郁闷,直接一个大马趴就趴地上睡了。
  萧墨、徐浪已经无语了,萧墨抓着牛仔的脖子后面的肉,手稍微用力一提就把牛仔拧到和自己视线平齐的高度。一双眼睛瞪着牛仔。
  牛仔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的肉痛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萧墨,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不是在做梦,自己真的是被萧墨给拧起来了。
  这时候卧室的门咔嚓响了。
  离珺一出门就看到了萧墨和牛仔大眼瞪小眼,而一个眼熟的士兵在一旁看热闹。“唔,什么时候我家里多了这么多人”。
  姑娘穿着一身吊带睡裙,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松松垮垮的睡裙下是一双大长腿,腿又细又直,白嫩的。姑娘头发有一点点凌乱,带着一点才睡醒的小迷糊,声音也是格外的甜糯糯。
  萧墨看着离珺的一双大长腿,还有那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又听到她软糯糯的声音,心头火热,热气蹭蹭蹭地冒出来。萧墨想起这还有一个徐浪呢,很不高兴,要是只有他一个人就美好了,他恨不得立刻把她藏起来,不让那些臭男人觊觎。他赶紧用自己的身体隔绝身后的视线,把离珺推进卧室,严肃地说,“你换一身衣服出来”。
  离珺被萧墨推进卧室,又听到他让自己换衣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有一点点凌乱,但又有一点性感撩人,吊带裙松松垮垮,不知道还以为是在勾引人犯罪呢。她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赶紧几下换好衣服。
  离珺再出来的时候,一身白色连衣裙,头上简单地扎了一个丸子头,甜美又可爱。“不好意思,我没料到家里有人”。
  “主人,你忘了呀,有人敲门,你让我开的门嘛”,牛仔赶紧提醒离珺,早上的离珺有点迷糊。牛仔看离珺没有一丝想起来的痕迹,只能叹口气,“好吧,你肯定忘了,你那时候肯定没睡醒”。
  萧墨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离珺没睡醒,就叫牛仔开门,结果牛仔把门开了就有睡着了。他暗暗皱眉,这一人一宠都没有一点安全意识吗?看来自己要想个法子保护她们。他突然想起二哈了,二哈就是当初救他、扶他的那只变异老虎,非要跟着他。他自己大多数时间在军营,不好照顾它,虽然它并不需要太多照顾,不过正好可以送给离珺养,这样不仅可以保护离珺,而且以后自己就有正当理由来找离珺了。
  萧墨心里美滋滋的,但面色平静,一点也不显露出来。“下次要多注意一点,还好遇到的是我们”。
  “嗯,我会注意的,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离珺现在也想起来了,那个眼熟的士兵就是自己当初怼李跃的时候闹得最凶的士兵。
  “我的事待会给你说,我的兵是来给你道歉的,还不赶紧过来”,萧墨冲徐浪说。
  被点名的徐浪,立马走到离珺面前,看着身姿妙曼,容貌绝美的少女,嫩是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我是……”
  萧墨一脚踹向徐浪,“出息,不会说话了是吗,回去给我加一倍训练”。
  “是”,徐浪敬礼领命,心中哀嚎不断,自己怎么就这么惨了,不就是见着美女心里紧张,说话有点磕磕绊绊吗。
  “离珺姑娘,我是徐浪,我现在代表二营三连士兵们来向你道歉,非常抱歉,离珺姑娘,我们当时口无遮拦,并非有意伤害你,请离珺姑娘原谅”,这次徐浪一口气都没喘就说完了,速度之快。
  离珺手一挥,不在乎地说,“没事,我知道你们也是为兄弟着急,我没怪过你们,我都有点羡慕李跃了,兄弟情深”,难为一个军营里铁铮铮的汉子,扭扭捏捏地道歉。
  “真的呀,你不生气了呀,离珺姑娘,你真好,你不知道我那些兄弟们一个二个就怕我一个粗人不会说话,惹你不开心,他们还让我一定要好好道歉呢”
  离珺有点心酸了,铁铮铮的汉子,哪需要因为这一点小事来低头道歉。“不用不用”。
  萧墨看着自己的士兵可怜兮兮地道歉,哪怕是对着自己心爱的姑娘道歉,也是有点心酸,一脚踹向徐浪,“好了,你可以滚了,别像个娘们一样”。
  徐浪也不是不懂萧墨是不想让自己这么尴尬,才让自己滚的,而且他也看出来他的团长对离珺不一般,那眼神是多么的炽热。歉也道了,也不准备打扰他们了,麻溜地走了。他一出门就看到别墅外树下那几个张望的人,迎上去,笑嘻嘻地说,“搞定,走吧,喝酒去,人家离珺姑娘根本没在乎呢”。
  “走走走,喝酒去”,一群人也放心了,开心地吆喝着要喝酒去。
  离珺闷闷地说,“以后别让你的兵给人道歉了,挺心酸,当兵的任性一点也没关系”,他们洒血洒汗。没必要纠结这点小事。
  萧墨听到离珺的话心头一暖,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说当兵的任性一些没关系,他对他的兵很护短呢,“是挺心酸的,他们人很好,一有点愧疚就不安。不说这个了,我找你是有事请你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