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乾坤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若要彻已完全归入湖底红壑之中。霞儿随着水势降了下去,岸上的水业已涓滴无存。
  逃遁,决然不会。这次耽延甚久,必然又在故弄玄虚,否则在打逃走主意。此番不出则已,
  中发出。正在惊疑,湖底又细吹细打起来,其音靡靡,迥不似先时洪正。过有半个时辰,戛
  原来英琼同了若兰,当时急于追赶寒萼、司徒平回来,连神雕也顾不得呼唤,竟驾了剑
  ,双双离了雕背,驾起遁光,将手一指,那雕会意,径自飞入青旻去了。二人见那湖方圆数
  言,把心一宁,连生死置之度外,一任它无穷变化。一会热退,又忽寒生。身体并未受伤,
  与飞剑光层接触,仗着优昙大师灵符妙用,一伸双手,便将宝鼎接到手中。更不怠慢,连忙
  难,此去不但无功,反有妨害。霞儿现正势孤,正好趁此数日空闲,赶往雁荡山峰顶雁湖上
  没入湖中。那数十道金光结成的光幕,也随着怪物退却,紧贴水面。此外除了四周围封山霞
  ,或如怪吻刺天,穷极形相。更运慧目遥望富春诸江,如大小银练,萦纤交错;太湖之中,
  然那晚平安度过。
  面,相助霞儿一臂之力,同建此不世奇功,实力一举两得。并请我今日在此相候。等你二人
  网扑去。为首那个最为长大的狼首妖物更是厉害,口里喷着妖火,直冲中心。
  针钉压,回山请示,再行发落。所余下半截尸身,用丹药化去。躯壳已坠入湖底,无关紧要
  英琼二人且行且谈,不觉已行至大龙湫下。正值连日降雨,瀑布越显浩大,恍如银河倒
  紫玲道:“妹子明知期前赶去为日还早,无非想母心切,想早日相见,预先密筹而已。乙真
  诛却一个。越想越像是禹鼎作用无疑。眼看下面金屑飞洒,九口天龙飞剑却没丝毫伤损。深
  ,时如虎啸龙吟,只管奏个不休。却不见妖物出现,湖水始终静荡荡的。到了亥时将近,
  直等那恶鲧身旁放起万丈红光,才用你的紫郢剑,突破优昙大师飞剑光层,斩去妖首。妖首
  妖鲧一死,那些妖物失了指挥,虽然仍是围绕不退,已减却不少威势,好似虚有其表,
  一股白气,去收那珠。谁知飞剑光网,密得没有一丝缝隙,一任它用尽精神气力,那粒栲栳
  了三匝过去,湖底又将细乐奏起。这一次才是妖鲧上来,胸前一只独爪,托定一个大有二尺
  飞剑法宝收回。霞儿乘此时机,运用一口真气往空中喷去,想收那粒元珠时,湖底一道白气
  着那为首的妖物大喝一声。那狼首双翼的妖物,飞近鼎纽,忽然身体骤小,转眼细才数寸,
  飞了过去。落下一看,只见那道姑年在五旬,气宇冲和,举止庄重,一身仙气。料是一位未
  罩在它存身的无底红壑上面。一出水便带起千百丈洪水。幸而家师早有防备,双方支持了这
  紫绢少女,一手掐诀,一手往上连招,料是霞儿无疑,连忙一同飞身降下。身才落地,便听
  上生着又阔又长的双翼,翼的两端平伸开来,约有十四五丈长短。自头以下,越往下越觉粗
  这些妖物连番往上冲起,都被飞剑光层阻隔之际,又听湖底惊天动地一声悲鸣怪吼,一团烟
  ,数十余根上下森列。嘴一张动,便喷出十余丈的火焰。一颗头有十丈大小,向上昂起。背
  呼英琼下手,禹鼎不能到手,也说不得了。那妖鲧原见霞儿全神贯注空中飞剑,想乘其不备
  。”妖鲧闻言,从蓬若乱茅的红发中,圆睁着饭碗大小的一对碧眼,血盆大口中獠牙乱错,
  没入云中,一点也看不见;上半截孤立在云海里,像一个大海里的中流砥柱,云涛起伏,随
  斩后,速将这炼魔神针一齐放出,便有一团五色光华将鲸首围住。妖物元灵,便在那妖首之
  乘此时机收珠遁逃,一面将自己两口飞剑放起抵御,一面注视那九口飞剑。稍现危机,便招
  二人连忙拜谢,接过柬帖、神针,正要告辞,忽听神雕在空中鸣叫。大师道:“白眉座
  着,防备妖鲧遁逃。
  在餐霞大师柬中,适才已经同观。妖物既还有五六日才行逃遁,依愚姊之见,仍用前法,只
  所见为首妖物奇形,这时才得看清。变化到极大时,从头至尾,约有百十丈长短,身子和一
  无甚知觉一般。二人才一现身,纷纷昂头扬爪,往霞儿手上宝鼎扑来。霞儿虽得餐霞大师预
  去,霞儿已能收用,仍用此鼎将洪水压平,大功便告成了。”
  不同。有时八音齐奏,萧韶娱耳;有时又变成黄钟大吕之音,夹以龙吟虎啸。如闻钧天广乐
  管沉思,忽然失惊地“咦”了一声。英琼、若兰同问何故?霞儿打了个手势,在地上写道:
  ,我等三人务须慎重行事,不可大意。”当下按照柬上所示机宜,重又详细筹商了一阵。果
  手掐诀,只一招,先将那粒元珠收去。这时妖鲧身首业已落下,近前一看,虽然小才数尺,
  ,是全鼎枢纽。从若兰手中接过禹鼎,便用一颗主珠将鼎纽镇住。随手将鼎盖一掀,又看出
  出来必比以前来势厉害得多。”正说之间,便听湖底似起了一阵乐声,其音悠扬,令人听了
  鲧却是一经潜伏,便不再现。
  着烟波起落,似要飞去。峰顶上站着一个老尼,手持拂尘,正向二人招手。二人身不由己,
  。刚刚料理完竣,那湖水已漫上岸来。回望若兰,正被千百妖物包围,知道禹鼎尚在手内。
  已闻凌真人谈起。因为伯母连年苦修,功行大进,功成之日,灾劫魔障也应时而至。虽然应
  才改请她师父同去。那妖鲧深藏红壑绝底,潜修数千年,踪迹隐秘,自来无人知晓。霞儿因
  的妙用尽量施为,光霞笼罩,密如天罗,一丝缝隙都无。一面觑准湖中群妖动静。双方耗有
  后洞飞雷崖上飞去,自己出的是前洞,金蝉只在半途中远远瞟见青光一眼,方向略有差误,
  因英琼热心好事,如早到紫玲谷,遇见紫玲姊妹被困,说不定又要锐身急难,于事无补,徒
  直往鼎上飞去,顷刻与身相合,立时鼎上便有一道光华升起。首妖归鼎,其余妖物也都随后
  三人仔细一看,这东西更是生得长大吓人。狼头象鼻,龙睛鹰嘴。獠牙外露,长有丈许
  霞儿自幼就在神尼优昙门下,虽然看去仍如幼童一般,已有多年功行,道妙通玄,最得师父
  。霞儿见妖物此次出动和往常不同,猜是幻术,只将飞剑光幕罩紧湖上,留神注视,一任那
  怪响,妖云中火光一亮,飞起一个其大无匹的妖物。才一出现,所有先时飞出来的那些千百
  话说灵云听紫玲说罢往事,便道:“紫、寒二妹,无须心急。伯母超劫之事,我在青螺
  干的短腿:两条后腿朝下,人立而行;一条前腿生在胸前。从头到腿,高有三丈。头上乱发
  它来势甚疾,正想招呼空中英琼下手,一道紫色长虹已经从天而下、冲入光网之中,似金龙
  天诛。你却妄思蠢动,想逃出去,为祸生灵。你现求我准你行云归海,不以滴水伤人,谁能
  霞儿,那妖鲧通灵变化,不可多言语,将柬帖与她看了,照此行事,自然明了。定要说话,
  大风,凭凌绝顶,指点山川,目穷千里,不觉襟怀大畅。待了一会,兴犹未尽,想起雁荡山
  ”二人闻言,也用手写,逊谢道:“妹子等未学后进,怎比师姊参修正果,业已多年。此番
  种怪声也同时呼啸起来。有的声如儿啼,非常凄厉;有的咆哮如雷,震动山谷。湖底骚动到
  施恐吓故伎,便喝道:“想逃万万不能!如有本领,只管施为。因你适才苦求,你只要身子
  也不洒出。湖底乐声又作,这次变成金鼓之音,恍如千军万马从上下四方杀来一般,惊天动
  到了黄山,正在盘空下视,没有主意。猛觉身子被一种力量往侧牵引。英琼眼快,往下
  及近前,妖鲧早冲到湖面,朝着霞儿怪啸一声,将爪中宝鼎往空一举。立时鼎上乐声变成金
  约有两个时辰,若兰盘坐岩间,见千百妖物全被光层所阻,不能近前,以为妖物伎俩止
  大如山岳的怪头,两眼发出丈许方圆两道绿光,张着血盆一般大口,正朝自己面前飞到。霞
  走错了些。紫玲后出,又误追金姥姥,走向歧路,所以始终不遇。二人只管催动剑光,终未
  大师又取出一封柬帖和九九炼魔神针,交与二人道:“当初霞儿向我借针,我因彼时此
  湖封锁,以免洪水伤害生灵。本想当时将恶鲧除去,无奈那东西有数千年道行,除非有长眉
  “弟子领命,请示机宜。”
  神雕,俱是至宝仙禽,非同小可。申师妹前在福仙潭红花姥姥门下,本已妙道通玄,今归峨
  闪处,怪声顿止。又待不多一会,忽见光幢外面,大小妖物纷纷乱闪乱窜,离而复合。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