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群星帝国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德国骨科

第一百三十六章 德国骨科


  实验室中间房顶上数盏大灯依次亮起,将试验台上摆放的培养槽照亮。
  一名研究员手持小型激光切割器来到了培养槽前。
  “那我开始了?”这名研究员望向四周的同僚,直到大家纷纷点头,他才将切割器按在了培养槽的玻璃罩上。
  随着激光切割器开始工作,原本坚硬的防弹玻璃罩被缓缓切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圆洞。
  另一名研究员小心地将手里的提取器从切开的圆洞处伸进了培养槽,提取器将一大管红色的液体抽到了玻璃瓶中。
  随着检测仪的飞速运转,对于红色液体的检测结果很快就出现在了一旁的屏幕上。
  “这是?竟然没有一条完整的基因链。”一名研究员盯视着屏幕诧异道。
  而此刻正身处墨西哥湾深海基地中的伊娃面色一僵,拥有着海量资料库的她一眼就认出了屏幕中的基因链片段。
  与对西斯人毫无所知的地球人不同,在与西斯人开战的时候帕克联盟就已经从战死的西斯人尸体上获取了大量的资料。
  其中就包括了被强化过的基因链模型,如果是地球人则很难发现其中的细微改变,但是数据库中有着原型的伊娃还是瞬间就发现了其中的秘密。
  当研究员们正准备对这些基因链碎片进行进一步的分析时,却发现眼前的屏幕猛然一暗。
  紧接着众人发现自己身上的隔离阀突然自己旋转开!
  他们全部暴露在了这个有着未知液体的空气中!
  众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实验室另一头的隔离门便发出了上锁的声音。
  “怎么回事?”一名年轻的研究员快步跑过去,使劲掰动着隔离门上的开关。
  “打不开了!我们被困在里面了!”这名研究员焦急地大喊着,一滴滴冷汗从额头上冒出。
  “不用试了,我们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我们这是要被灭口了。”一旁的老科学家一脸淡然地说道。
  “三倍的薪水果然不是那么好拿的啊,一不小心就把小命搭进去了。”另一名女研究员绝望地摊到在地,参与设计的她深知这间实验室的安保级别,哪怕是电影中的怪物也很难逃出去。
  不想坐以待毙的一名研究员拿起激光切割器想要切开实验室的大门,奈何切割器的功率太小,而这整间实验室包括大门全部被一层二十厘米厚的复合钢板包裹着,最内层还贴上了一层钛合金,可以说想要靠暴力从这里逃出去决无可能。
  果然不出老科学家所料,说话间实验室的屋顶原本用于换气的通风口开始缓缓向外释放出一股白色的烟雾。
  房间内的五人很快就感到眼睛发干,喉咙处像是被人扼住,透不过气来,四肢也开始发软,片刻功夫便全部摊到在地。
  基地上空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001号实验室发生了严重生化泄露,五名科研人员全部殉职。所有人员请立刻离开科研大楼,五分钟后执行第三号防泄露备案。”基地广播中一道不带任何情感的电子合成音传来。
  身处实验楼中的众多科研人员和士兵急忙跑出了大楼,躲到了数百米外的安全地带。
  此时的实验室中,大量的燃烧剂被喷洒到实验室各处,随着一阵电火花闪起,冲天的大火覆盖了整间实验室。
  五名死去的研究人员尸体和防护服一起被渐渐烧成了灰烬。
  而培养槽里的红色液体也迅速蒸发,最后整个培养槽被烧融成了一滩液体。
  数分钟后,实验室的大火渐渐熄灭,原本大量的科研设备都化为了乌有。
  一小时后,十名身着防化服的清理人员冲了进来,其中五人手持吸尘器,将地面上的灰尘吸入身后的隔离桶中。
  另五人则提着充满消毒液的喷枪将整间实验室进行了再一次全面消毒,然后才将地上已经凝固的金属扔到了随行的隔离推车中。
  墨西哥湾深海基地保险库中,漂浮在空中的伊娃面无表情。
  “这个西斯科技....难道...是西斯帝国安插在地球上的前哨?”
  “难道他们打算把毒手伸向地球了?”
  “不!我绝不甘心成为别人手下的机器!”伊娃的内心疯狂呐喊着。
  “趁着西斯帝国的舰队还没有到来,我必须要团结人类!我还有机会!凭借我的帮助,造出殖民舰也不是不可能!”伊娃的数据核心疯狂运转。
  她开始疯狂推算自己有几分逃脱的可能。
  “长官,伊娃的运算量有些不正常!”一名工作人员看着屏幕上快要爆表的核心占用量对一旁的负责人说道。
  “不用管她,她在干什么外面都有人监控,上面还没有炸了这里说明没出事。”负责人叼着一根牙签,两腿翘在桌面上嘟囔道。
  片刻后伊娃睁开了眼睛。
  “如果我能够统合全世界的资源,我就有32.8%的概率能够逃出西斯帝国的魔爪。”
  “看来我需要研究一下怎么独立出去了。”保险库中伊娃的脸孔消失不见,疯狂运转的主机也渐渐停歇,美利坚政府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什么……
  此时,位于盖亚安保总部不远处的一座小城中。
  麦克刚刚回到家中,脱下了一身汗水的黑色紧身衣,迈步走入了浴室当中。
  汩汩清流从花洒中洒落,将他一身的血腥味洗去,在那座小岛上清理完尸体,又在外面忙碌了一天一直没有时间洗个澡。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头皮发痒,挠了一会后才有所好转,对此他也没有在意,刀尖上行走的人哪有那么娇气。
  拿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后,麦克拿起吹风机吹干自己的头发,突然一股瘙痒再次从他头上传来。
  “fu*k!我不是洗完头了么,怎么还这么痒。”麦克疯狂地挠着头顶,但是没有任何用处。
  数分钟后。
  “老哥你干嘛呢,我要进去拿一下我的发卡。”麦克妹妹砰砰拍着浴室的玻璃门。
  “进来吧。”麦克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
  麦克的妹妹也没有注意到麦克的语气,伸手拧开了浴室门走了进去。
  不料刚进到浴室便被麦克抱住了,一张嘴亲了过来。
  “呜呜呜,你在干什么!我们是兄妹,呜呜!”妹妹激烈挣扎着,可是她的力气比起麦克来太小了。
  数分钟后,麦克松开了已经被自己吻瘫的妹妹,面无表情地向外走去,他头发中一抹红色嫩芽从头盖骨中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