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限猎场 > 第二百五十二节 工作x的x进展 13

第二百五十二节 工作x的x进展 13

    王洛:“说穿了,谁会喜欢被暗示、被逼迫?道理讲通了,共识达成了,利益到手了,官员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我?”
  
      “到那个时候,他们完全可能联合起来,把郑家当成共同的敌人。顶点X23US”
  
      汉弗拉:“那,如果郑家通过宣传来进行操作呢?如果他们安排人手,胡乱按照您的思路去行事,然后故意把事情搞砸呢?如果他们刻意纵容老板们转移资产,抢夺外来的资本,然后把责任推到您身上呢?”
  
      “到时候,通过宣传,可是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您身上的啊!”
  
      王洛:“这一直是争夺的要点。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不然,在第一次宴会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汉弗拉:“那次是偶然才得到消息的....您不能指望每次都能做好提前预防吧。”
  
      王洛:“这个谁知道?说不定我可以呢?”
  
      听到这话,汉弗拉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这....”
  
      王洛笑了笑:“世界上的资源就这么多。有人得到了,就肯定有人会失去。如果失去资源的恰好是一些很有才能的人,那么变化就会开始趋向于发生了。”
  
      “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情况。但是我希望,你尽量不要和那些旧有的势力集团,搞什么私底下的交易----那是在用我们的弱点碰敌人的长处,我们掌握的资源太少,搞不过他们的。”
  
      王洛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倒是你刚才提到的,那些郑家可能采取的做法....我们安排些人,冒充郑家的人去收买某个官员,让这个人按照你刚才提到的那些做法,提前行事,如何?”
  
      汉弗拉:“您是什么意思?”
  
      王洛:“按照你刚才的说法,这位郑诚意先生,不是可能安排某些知县侵吞商人的财富吗?不是打算放某些资金出去吗?-----不用他来安排,我们来替他做了。”
  
      汉弗拉:“您是说....像之前那样?安排他做这些事,然后在媒体采访的时候,把责任说成是郑家的?”
  
      王洛:“宴会上,还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在媒体上公开的话,大家会如何看待郑家呢?呵呵....”
  
      汉弗拉:“很多媒体都控制在郑家和他们的盟友手中,他们不会大肆报道这种事的。”
  
      “而且,之前能逼退他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郑家和李家的矛盾。但是这次,郑诚意一直在安排和李家和解的事情。”
  
      “李尚书当初推举您当宰辅,恐怕就是为了这一天。仔细想想,当初新镐京的冲突发生后,他被逼的几乎要辞职。但在最近,他们的位置却变得举足轻重,郑家不但不逼迫他了,反而要争取他们的支持、拉拢他们。”
  
      王洛点点头:“我清楚。”
  
      汉弗拉:“那我们就在这里看着,任由他们达成和解?”
  
      王洛:“哪有那么容易?”
  
      “郑家的人,真的就那么认同郑诚意的做法吗?很久的仇怨,就真的能那么随意的放下吗?他们所有人,都能像郑诚意一样,把我当成最大的敌人吗?”
  
      “呵呵呵,我认为是没有这种可能的。仇人之间的联合这种事,一定要在敌人展现出压倒性的强大,完全无能为力的时候才会出现。而我们到现在为止,在郑家的面前表现出这种强大了吗?”
  
      “你要是愿意,可以去散播一下谣言。就说郑诚意其实是李家的奸细,是为了李家考虑,才危言耸听,把我说成是郑家的大敌---等到郑家让渡给李家足够的好处了,李家就会给他很多回扣。”
  
      汉弗拉:“这....”
  
      王洛:“反正,不管那些有能量的人说什么,展现出什么态度,我们的大方向始终不变。”
  
      “从战略上藐视敌人,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从战术上重视敌人,积极努力的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对某些人,我们可以想办法敷衍他们、糊弄他们、利用他们....但我们的成功,绝不能依靠他们。”
  
      1月20日大雪
  
      汉弗拉的办公室里
  
      罗波:“也就是说,宰辅大人的意思是,一方面是反过来利用这位郑先生的计划,一边散播谣言,宣称他是李家的奸细?”
  
      汉弗拉:“反正我是想不出这种做法的。”
  
      罗波笑了笑。“那就把窦绮房调过来吧。利用具体的计划,需要她。而谣言方面....”
  
      罗波考虑了一会儿,看向汉弗拉:“你好像不喜欢团长的某些做法?”
  
      汉弗拉:“我觉得他还是太理想化了。”
  
      “那些文官们,我可清楚他们都是些什么货色。光凭一些理念,就想获得他们的支持,不可能的。”
  
      罗波:“如果是你,会怎么做?”
  
      汉弗拉:“在这个阶段,应该为和解做准备了。”
  
      “反正,他主要想对付的是外部的敌人。和国内郑、李两家之外的人充分协商,让渡一部分利益给他们,然后利用这些人的支持,就能推行他提到的一部分政策。然后,只要获得一定的成功,就能获得连任。”
  
      “到时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其他的政策,推行起来就会容易的多。”
  
      罗波:“你对他说了吗?”
  
      汉弗拉:“没有。之前我提到一些官员的态度,就是打算说这个....结果他就出了这么两个主意。最后我没能说出口。”
  
      罗波:“那你打算怎么办?按他说的执行,还是按你自己的想法做?”
  
      听到这话,汉弗拉看向罗波:“就算我按照自己的意思执行,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他也不会怪我。”
  
      罗波点点头:“他是这样的。我刚来京城没多久,不知道这里的具体情况,但...要像你说的那样,和对手们和解,能做到吗?”
  
      汉弗拉:“也比较困难,需要时间和过程。”
  
      “当时他先是跟郑太傅一起来到了京城,然后又不跟郑太傅商量,直接接受了李尚书的提议....虽然是郑太傅利用他在前,但如果去谈,这是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