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全能狂少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捧杀 十朵鲜花加更

第四百五十七章 捧杀 十朵鲜花加更

    陈华满脸冷笑:“装什么装,再装也就只是个市局局长而已!”
  
      “哎!当年真没看出来这小子居然隐藏的这么深,他可不是市局局长这么简单咯!我听说他很有可能会上调南丰市委,提拔为分管政法的副市长!”
  
      就在这时,常新河的电话响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老常啊!事情我托人查了查!这事恐怕不小啊!”
  
      听了电话里那人的话,常新河的血都凉了。
  
      “怎么说?”
  
      “人家只说了两个字!”
  
      “什么?”
  
      “机密!”
  
      “机密?”
  
      “是的啊!老常,你这女婿应该是得罪人了!”
  
      常新河脸色有些冷。
  
      “我还有些事,先去忙了,你好好寻思清楚再做决定吧!这次你那女婿要能脱身,让他老实点,如今的南丰可不是以前的南丰了!”
  
      对方挂断电话后常新河越想越觉得诡异。
  
      机密!
  
      然后又联想起严劲当时的无可奉告!
  
      再联想城府如此深年纪轻轻就将他骗过的钱高。
  
      最后想到钱高的眼神,望着棋盘上的……常新河赶紧过来,顺着刚刚钱高站的方向笔直看去,棋盘上只有一颗子,老将!
  
      回想之前钱高摧枯拉朽的几盘棋,一直过程都默不作声,最后直说两个字,将军!
  
      越想,常新河冷汗越多。
  
      “这混蛋,该不会是得罪军方的人了吧?”常新河腿都软了。
  
      这时,他的电话再次响起。
  
      “老常啊,你女婿那事麻烦啊!出手的是秦家!”
  
      “秦家?哪个秦家?”
  
      “江南还有几个秦家哦!你好自为之吧!”
  
      嘟嘟嘟……电话挂断,常新河彻底软坐在了凳子上,秦家!江南只有一个秦家啊!
  
      紫夜梦吧。
  
      莫湘君一如既往的沏茶、喝茶、看窗外风景,等那个该死的男人!
  
      紫夜梦吧已经修缮如初,被砸的第二天闫三更就让人收拾了一切。
  
      虽然看上去紫夜梦吧还是同原来一样,旦细心的莫湘君却很清楚,这几天客人少了将近四成,这绝对不是因为天气或者日子的原因,而是实打实的因为那天场子被砸的事儿。
  
      紫夜梦吧为什么火爆?
  
      是因为紫夜梦吧是莫湘君的场子!
  
      场子被砸,等于是莫湘君的脸被打。
  
      都有人来打脸了,紫夜梦吧还有安全可言吗?
  
      紫夜梦吧可以喝酒、聊天、撩妹、跳舞,还能桃色交易。
  
      这是莫湘君默许的,如果连这点也不让,那跟着她的兄弟就真没吃的了。虽然紫夜梦吧不直接参与这行生意,但很多人在紫夜梦吧做,而这些人看中的就是安全。
  
      如今紫夜梦吧被砸,莫湘君被打脸,这消息就像瘟疫一样传遍了整个南丰桃色行业,很多双眼睛都在看莫湘君的反应!
  
      想到这!莫湘君不由有些心烦。
  
      沏了杯茶,喝了一口。
  
      莫湘君就见到窗外街尾一个穿着警服的猪头径直往这里走来。
  
      闫三更例行的在紫夜梦吧前巡逻,远远的他就见到了一个穿警服的‘胖子’。
  
      心里还寻思着,这是**的油水捞足了?吃成这德行了?
  
      直到那人走近,闫三更才现,这哪是油水捞足撑得?这**是大耳刮子扇的啊!
  
      下手好黑啊!事隔几天了,闫三更还能清晰的看见那厮脸上的五指印。
  
      “你**来干嘛?还想搞事儿?信不信老子抽死你?”
  
      来得不是别人,正是紫夜梦吧当晚被砸时候嚣张无比的周雄。
  
      闫三更正想抄家伙动手,结果出他意料的,周雄直勾勾看着紫夜梦吧内,扑通一声跪在了门口,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莫老板!我该死!我知错了!求你原谅我!”
  
      闫三更眼睛都直了,这特娘的,大白天活见鬼了?
  
      这刻正值傍晚时分,天未黑,正是下班高峰期,不少人驻足观看。
  
      紫夜梦吧里也聚集了些老顾客,听到这声撕心裂肺的哭啼纷纷出来,表情比闫三更强不了半毛钱,全都跟见鬼似得望着周雄。
  
      穿着警服的周雄直挺挺跪在地上,眼泪鼻涕一把抓。
  
      更精彩的是这货的脸,谁**打的,太有艺术范了!
  
      “莫老板,我知错了,求你原谅我!”
  
      咚咚咚!
  
      周雄说完,直接在地上磕头起来,砸在阶梯上咚咚直响。
  
      “喂喂!你好歹是个警察!还是省厅的大人物,你这不是吓唬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嘛!”闫三更凑了过去调侃。
  
      周雄哭的跟泪人似得,也不理睬闫三更。
  
      “喂!我们这打开门做生意的,你这么闹,我们还怎么做生意?”
  
      赵震也过来了,上次他就想草周雄这****的,今天周雄送上门,赵震正好可以了了心愿。
  
      “莫老板不原谅我,我就不走,一直跪到莫老板出来为止!呜呜呜呜!”
  
      周雄哭的那叫一个伤心,赵震也不忍心在虐这货了。
  
      咚咚咚!周雄又磕了几个头,见还没反应,居然就那样跪着往里面挪。
  
      围观众人惊得一愣一愣的。
  
      “哇塞!这货是警察?”
  
      “好像是啊!听他们说这货前几天带人来砸紫夜梦吧场子!”
  
      “那怎么还跪地求饶呢?”
  
      “你没见他脸被人抽的吗?”
  
      “紫夜梦吧这么大势力啊?”
  
      “傻逼,你连紫夜梦吧后台老板都不知道吗?紫夜梦吧可是咱们南丰的金字招牌!”
  
      “老板谁啊?”
  
      “莫姐?莫老板?”
  
      “我去……”
  
      路人议论纷纷,周雄也不在意,一点一点往里挪,看的赵震和闫三更都有些不忍了。
  
      一直到里间二楼梯道前,楼上才传来声音。
  
      “三更,让他上来吧!”
  
      “滚上去,莫姐话了!”
  
      “哎!”周雄一咕噜爬起,屁颠屁颠的上去了。
  
      这日生的事,就如同一阵风,眨眼间传遍整个江南地下世界。
  
      莫湘君的名头不仅没有在这次打砸事件中降低,反而更响亮了。
  
      警察跪地求饶?这在江南道上是头一遭吧?而且还是省厅的人马!
  
      总之,各种各样的消息随着周雄磕头事件传的沸沸扬扬,甚至有人说莫湘君是省委某位大佬的女人。
  
      一时间,不仅南丰,周边几个市县也纷纷有人前来示好!
  
      而此刻,许原才被莫湘君三令五声的请来紫夜梦吧。
  
      一进门,莫湘君就千娇百媚的横了这货一眼。
  
      咱许爷也不尴尬,欣然受了这记媚眼,大咧咧的坐下直接拿着茶壶就喝。
  
      莫湘君差点没气的k人了。
  
      这混蛋,又这样!
  
      “唉!”许原砸吧了下嘴,美滋滋的给自己点了根烟。
  
      “好茶啊,好茶!莫老板,你这跟催命似得,究竟啥事儿啊?”许原大咧咧的将脚丫子放在了榻榻米上。
  
      莫湘君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轻轻往许原面前一推。
  
      “哟!小两百万啊!”许原接过莫湘君推来的支票,看了下上面的数额,轻轻用手弹了下。“莫老板你太客气了哈!咱们谁跟谁?你要用说个话就行,何必还给钱呢?”
  
      “用什么?”
  
      许原嘚瑟一笑:“难道莫老板不是被我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给征服了,准备包养我吗?”
  
      “包养你个头啊!”莫湘君没好气的横了眼许原。“这是周雄赔偿的钱!”
  
      “周雄?哪个周雄?”
  
      许原满脸吃惊,好像根本不知周雄是谁似得。
  
      莫湘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你在我面前不演会死吗?你究竟对人家做了啥?”
  
      “是啊!许哥,那周雄都快被吓出屎来了!”闫三更也嘿嘿直笑。
  
      周雄这事儿是自从闫三更跟着莫湘君打天下一来最吃瘪的一会,但结局也是最解气的一回,现在莫湘君的名声已不仅仅是在南丰如雷贯耳了,这两天连续几个周边的市县霸主派人来示好,甚至还隐隐有投靠的意思!
  
      可以说这两天是咱们三爷有生以来最昂挺胸的几天。
  
      莫湘君的名震江湖连带着他闫三更闫三爷也出名了。
  
      “我完全不明白你们说的什么?周雄是哪位?究竟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
  
      莫湘君、闫三更、赵震三人同时对许原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莫湘君也没穷追猛打,最后是赵震嘿嘿的将事情经过告诉了许原。
  
      “次奥!原来哥这么威猛啊!当天我只是胡说让他跪地求饶,他还真跪着来了,而且还送钱!嘿嘿!”
  
      许原的话再次引来了众人的鄙视。
  
      莫湘君知道,既然许原不想承认,那就不承认吧!
  
      “最近附近几个市县频频有人来示好,而且隐隐传递过来了投靠的意思!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莫湘君,哥只是一个小保安,没事在柳氏集团里吃香喝辣看妹妹!有空呢?就过来欣赏一下咱们莫老板的风姿,这种事儿你问我那绝对是对牛弹琴!”
  
      莫湘君一早似乎就知道许原是这么个态度,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当时你跟我谈地下世界事的时候,我从没想过我能走到今天这步,更没都想到会这么快。如今的南丰,甚至整个江南到处都是我的流言!我怀疑这根本就是捧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