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全能狂少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意外的指使者

第四百七十九章 意外的指使者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涛心里非常不爽,望着许原的眼神尽是蔑视。
  
  在他看来,许原只不过是来打酱油的,孙菲菲失踪的事凭他能搞定?
  
  金涛心中没将许原当回事。
  
  但让他意外的是,许原却喧宾夺主,比闫三更还过分,不仅不给他面子,而且貌似还要外行人管内行事。
  
  这比养的不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吧?
  
  带着怀疑,金涛对许原的态度也不客气起来。
  
  “许先生,希望你能明白,这里是我们泽海保全公司负责范围,既然凤凰娱乐选择不报警,那么你们就应该听我的,这样才能尽快将事情解决。”
  
  许原一愣,然后嘴角微勾。
  
  “抱歉,我只是询问你意见,让你将知道的消息告诉我而已,其他并不需要你做主,而且你也负不起这责任,至于你们保全公司,既然承认武林广场这片是你们公司负责范围,那你们就最好祈祷孙菲菲没事儿!如果孙菲菲有事,我会告的你们倾家荡产!”
  
  金涛傻了,这家伙倒打一耙?居然要告他们保全公司?
  
  但仔细一想,他发现许原说的还真有点道理。孙菲菲失踪的事如果闹大,不仅武林商厦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他们泽海保全同样有责任。
  
  要真细细追究,泽海保全需负连带责任。既然你收人家武林广场商家的保全费,那你就必须负责人家的安全,安全出了问题就是违约,违约是要赔偿的。
  
  往严重了说,甚至他们还需要负法律责任,显然在武林商厦搞活动请孙菲菲这件事儿上,泽海保全保安措施有疏忽。
  
  金涛冷汗都下来了。他虽是保安副总监,但也是给人老板打工的。要是这件事处理不好,老板首先就会拿他开刀。
  
  虽想明白了这些,但对许原金涛依然还不太服气,不过很快,他就对许原有了重新的认识。
  
  “三更!听说抓了个人?”许原望着闫三更问道。
  
  “许哥!你来之前我正在同这金总监谈这事儿呢?我希望提审那家伙,但他不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
  
  金涛望着许原:“因为我们审过,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
  
  “你们审不出来不代表我们也不行!带我去!”
  
  “但是……”
  
  “希望你搞清楚自己身份,你只是来配合的,你在这的目的并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我给机会你们补偿自己没尽到的义务,所以你没有资格拒绝我!”
  
  许原往前跨出一步,身上弥漫出血腥气息,金涛忍不住一抖。
  
  说实话,就像闫三更说的那样,他的确不想凤凰娱乐的人审问被抓的闹事人,万一审出什么,金涛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但此刻他不答应不行,因为许原已出招。
  
  只是瞬间,他就能确定许原是浴血沙场的老手,那股强悍杀气,让他忍不住浑身僵硬,身体就像被禁锢了般。
  
  金涛是特种兵退役,而且不是普通特种兵,而是真正执行过任务见过血的军旅强人。
  
  这一瞬,两人的碰撞金涛完败。
  
  金涛藏在背后的手不停颤抖。
  
  刚刚的一瞬,许原让他回想起了退役前那最惨烈的一役,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他的战友被无情杀戮,也正是那一战,让幸存下来的金涛下决心离开军营,心灰意冷。
  
  只是一个气势间的碰撞,金涛就生出了这种感觉,许原的强悍可想而知。
  
  默不作声,金涛将许原带去了后面的临时审讯室。
  
  审讯室内一个年轻男人无所谓的坐在角落,眼中尽是不屑。
  
  “就是他将墨汁泼在了菲菲身上!”见到这人,闫三更立刻认了出来。
  
  许原缓步过去,望着那人。
  
  青年撇撇嘴,望着许原道:“有本事将我交给警察啊?我说了,我就是看孙菲菲不顺眼,怎么了?屌什么屌?不就是个在娱乐圈里混迹的贱货吗?还真以为自己是女神了!”
  
  “是吗?”许原阴冷笑了。
  
  一瞬,青年感觉自己像被毒蛇盯住了般。
  
  啪!
  
  许原毫不留情一耳光抽在青年脸上。
  
  “你特码敢打我?告诉你,警察……”
  
  轰!
  
  许原狠狠将青年提起,然后重重砸在墙壁上,众人感觉整个房都颤抖了下。
  
  青年满脸血污,脑袋撞击在墙壁裂开了一道骇人的口子。
  
  “你……”青年还想辩解。
  
  砰!
  
  许原又是一脚踹去,狠狠踢中青年前胸。
  
  靠在墙壁的青年来不及反应,背脊同墙壁剧烈碰撞,肉眼能清晰看到墙壁在撞击后凹进去一圈,印出了青年背脊的形状。
  
  青砖碎裂,墙背面的装饰全部散落在地,几道清晰裂痕由上至下。
  
  可见刚刚一记许原的力道有多么强。
  
  咳咳!
  
  青年急速咳嗽,嘴角波波溢出鲜血。
  
  许原冷笑蹲在青年面前。
  
  “你不用怀疑我的杀意,告诉你,我杀过的所谓硬骨头比你听过的还多!”
  
  “你……咳咳!”
  
  青年半天说不出话,他能感觉到自己胸前肋骨断了数根,断骨锯齿似得摩擦让他浑身颤抖。
  
  “我不知道你能从这件事当中得到多少好处,但我却知道你肯定是受人指使!我是不太相信指使你的人能付出同你性命相等的代价!就不知道你信不信!”
  
  “我……什么……都不知……”
  
  青年依然倔强,心里还有一丝侥幸。
  
  许原笑了,笑的阴冷。
  
  “我曾在印度呆过一段时间,见过一个非常隐秘的教派,名为天命教,这教会里的人都是忠实信徒,为了他们所信仰的神,他们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性命。当然,任何教会都会有敌人和对手,宗教信仰的分歧和冲突造就了他们的互相仇视,天命教也同样!天命教对付异教徒的手段很有趣,这种手段下从没异教徒幸免,天命教通过这种手段得知了无数敌教秘密!如果你现在不告诉我想知道的,我不介意也让你尝试下这秘法。在天命教待的那段日子,我无意间学会了他们这种手段,这手段有个很诗意的名字,他们叫它浴刑!”
  
  许原笑得狰狞,眼神冰冷,就像两柄刀子直插青年心头。
  
  顿了顿,许原接着说道:“浴刑需要一个有盖的浴缸,受害者被泡在里面,只有头露在外面,脸上涂满蜂蜜和牛奶吸引苍蝇。行刑人会定期喂受害人吃东西,所以受害人会被自己的排泄物侵泡。一段时间后浴缸里开始生蛆,然后蛆会吞噬受害人身体。我见过坚持最长的人,也只是在浴缸里挺了十七天才被蛆活活吃掉。”
  
  “不过你别侥幸,这坚持了十七天的异教徒是我见过骨头最硬的家伙,身高接近两米,体重两百来斤,本身是很厉害的练家子!加上有宗教信仰加持,他才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普通受刑者,一般三四天就不行了!”
  
  听了许原的话,青年不由浑身颤抖,许原说的事匪夷所思,但偏偏就是让他信了。
  
  “当然,这种手段虽厉害,但在我眼中还是稍稍慢了点,所以我将其改良,加上温度、湿度的调控,在加一定菌群投放,先在你身上开几个创口,用不了两天就会生蛆,然后蛆就会开始啃噬你的血肉……”
  
  青年脸色煞白,望着许原:“我说!我说!是唐少!”
  
  “唐少?哪个唐少?不会是唐修然吧!”许原冷笑。
  
  青年点头。
  
  许原阴冷站起,望着金涛。
  
  “送他去医院。”
  
  说完,许原直接走出武林广场,驾着那辆破捷达扬长而去。
  
  省城东郊,观澜天地别墅群。
  
  唐修然正坐在沙发上,身下有个身材模样八分水准的女人不停忙活。
  
  而他身后则站着一名面色阴冷的手下。
  
  “唐少!你这招引祸东渡太高明了。此刻凤凰娱乐的人肯定想不到事情是咱们干的!”
  
  “哼哼!许原个傻逼以为我怕了,以为我放下了之前的事儿,他根本不知道哥这是在蛰伏等待时机。”
  
  “是啊!他那边跟恒少起了冲突,这件事十成十他会认为是恒少干的,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孙菲菲已经完了,待会儿咱么给孙菲菲这妞喂点药,让她发情,然后找人来拍下小视频还有高清照片,放网上用不了两天孙菲菲就遗臭万年!”
  
  “当然,男优也算我一个,我玩儿完后你们想怎样就怎样!”
  
  说道这,唐修然阴冷一用力,当即下面女人脸红的喘不过气来,急促咳嗽。
  
  “看见没,贱货就要好好收拾!”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爆响传来,别墅那钢板铸就的门,连门带框飞了进来,门框周围青砖碎裂,装修精美的进门处被人用暴力轰开了一个矩形的缺口。
  
  一名满脸血污的西装男被狠狠砸在了客厅正中央,将高档的黑色实木茶几砸了个稀碎。